過去的那些年,總以為自己夠堅強、夠理智,可以冷靜面對每次分手,無論是
什麼原因造成分開,多半過了一陣子就淡忘了,為什麼你這麼特別?

在公司工作兩年多,總公司在台灣,而香港、大陸都有分公司,老闆的野心是
佈局亞洲,放眼全世界。做事業當然要有野心,老闆看得很遠,從不曾虧待過
員工,他知道要成就事業得先攏絡人心,這也是我能在這努力兩年多的原因。

我們這部門比較常和香港分公司的同事連絡,但是我一點廣東話都不會說,香
港同事都要努力跟我說國語,不然就是用英文交談,電子郵件則全部用英文,
這讓我狠狠的K了好一段時間的商用英語,生怕被人家笑我英文差,而你,總
是用最大的耐心聽我講英文,也會叫我教你講國語。

每天都在線上開會、MSN、SKYPE,光是為了公事就可以忙得團團轉,
隨時都要STANDBY,即使是休假,一通電話就可以讓我哀怨的從電影院
走出來,開始努力打電話聯絡廠商,想辦法處理突發狀況。

想不想休假?

想到望眼欲穿,都快變成化石了!

只是剛好我進公司的這兩年,正好是公司積極拓展業務的時候,老闆也沒短過
我加班費,每逢三節不只有禮金,有時還有小禮物,像是端午節的劉家肉粽、
中秋節每人一盒超甜白柚!我第一年領年終,照理說那時進公司才半年,領的
年終應該是按比例算的,可是老闆說我做得不錯,幫我加一個月,超感動的!

最近公司新的企劃案橫跨了台港兩地,公司要你來台灣一趟,我從沒見過你,
毛遂自薦要接待你,飯店食宿由公司處理,導遊就是我啦!

你第一次來台灣,預計來五天,前面三天我們都在工廠和工廠之間奔波,第四
天早上總算把所有細節敲定,你說想看看台灣的風景,因為行程剛好在高雄結
束,我帶你去旗津吃海鮮,西子灣看夜景,去六合夜市吃各種小吃,台灣好吃
的東西實在太多了,一天怎麼吃得完呢?

雖然有時會有雞同鴨講的搞笑情形出現,可是氣氛一直很好,這一段時間讓我
發現你很紳士、很細心體貼的一面,走在馬路邊,你會站在靠近車道的那一邊;
我顧著跟你解釋事情沒看路,是你拉我一把,我才沒被疾駛而過的機車撞到;
最感動的,是你打抱不平的英勇行為。

因為吃得太飽,我們從夜市步行回飯店,我知道半夜問題多,卻天真的以為自
己應該不會遇到,可是我卻遇到了尾隨我們的暴露狂!那個人突然從行道樹的
陰影下竄出來,張開大衣抱住我,大衣內一絲不掛,他不斷用下體磨蹭我,我
嚇呆了!

是你用力的對著他的臉揮拳,他才鬆手放開我,他想逃卻被你抓住,又是一拳
打到他眼花,幸好有巡邏的員警跑過來問發生什麼事,被嚇壞的我哭得講不清
楚,你和警察合力抓他回附近的警局,做完筆錄之後,警察還好心的開車送我
們回飯店。

你送我回房間,心有餘悸的我對著空蕩蕩的房間突然害怕起來,我開門想叫住
你,卻發現你仍站在我門外,看到我開門嚇了一跳。

你說:「我放心不下妳,妳一個人會不會做惡夢?」

我不知道為什麼我會突然衝進你懷裡哭,你溫柔的抱著我、拍著我,輕聲的哄
我說:「不怕、不怕!已經沒事了!」

「你明天是下午的班機,對吧?」我從你的懷裡抬頭看著你,「可以陪我一會
兒嗎?」

你考慮了一下,點點頭。

你開門,我關門,鑰匙放在門邊的開關,打開了房裡的燈光。

你走到窗邊突然說:「為什麼妳房間看得到燈海,我房間只看到一堆房子?」

我看著窗外背對你:「這是飯店房間的角度問題,我這邊只是剛好看得到。」

「說得好,角度問題。」你從背後輕輕摟住我,在我耳邊說著,「今天這件事
情從壞的角度去看,真是討厭又可怕;從好的角度去看,以後妳就知道半夜別
在外面亂跑,最好隨身攜帶可防身的工具,警察有說可以對壞人噴髮膠啊!」

「嗯。」還好黝黑的窗映不出我緋紅的臉,你溫暖的體溫緊貼著我,我們之間
是否已起了化學作用?

「妳去洗個澡,然後我等妳睡著之後再回房,好嗎?」你放開我的瞬間,我竟
有點依依不捨,是眷戀嗎?

我洗去一身的疲憊,換上棉質睡衣睡褲,走出浴室看到你正無聊的看著電視。

「台灣的節目跟香港真不一樣。」你關掉電視,要我乖乖躺在床上幫我蓋被,
然後坐在床邊看著我。「妳放心的睡,我會在這陪妳,不會亂來的。」

突然,你低聲唱起歌來,是首廣東歌。



願我會查火箭 帶你到天空去 在太空中兩人住
活到一千歲 都一般心醉 有你在身邊多樂趣
共你雙雙對 好得戚好得意 地LUM天崩當閒事
就算翻風雨 只需睇到你 似見陽光千萬里

有了你開心的 乜都稱心滿意 咸魚白菜也好好味
我與你永共鈙 分分鐘需要你 你似是陽光空氣

扮靚的皆因你 癲癲地皆因你 為你甘心作傻事
扮下猩猩叫 睇到乜都笑 有你在身邊多樂趣
若有朝失左你 花開都不美 願到荒島去長住
做個假的你 天天都相對 對木頭公仔做戲



大概是因為聽不懂,我居然反覆聽到睡著。


港都的陽光灑滿整個房間,陽光太刺眼讓我無法睜開眼,緩緩伸個懶腰才突然
感覺到旁邊有個會呼吸的枕頭,是你!

我想你應該也很累,才會在這邊睡著了!我撐起半身背對窗外,趁你還沒醒,
我研究著你的輪廓,命相老師說,一個成功的男人要具備很多條件,像是額頭
要三指寬、鼻挺顴骨高、雙眼炯炯有神、耳朵夠大等等,我在你額頭上虛比了
一下,應該有超過三指寬;鼻子從側面看還滿挺的,顴骨好像不算突出耶!雙
眼炯炯有神這個應該也有;耳朵,被頭髮遮住了,我輕輕撥開你的頭髮想看你
的耳朵,卻看到你眼中的笑意,哎呀!我把手縮回。

「妳在做什麼?」

「我在看你的模樣。」我還真老實。

「妳有研究面相?」

「我沒有研究,只是有看過電視上的命理節目講過,所以看一下你的符不符合
老師說的樣子。」

「只有妳看我不公平呀!我也要看妳。」

「不給你看。」我雙手遮住臉,不想被你看,突然感覺床的重量減輕了,原來
是你下床去拉窗簾,遮住了窗外的陽光。難道你發現了我早上不喜歡見光嗎?
不太可能吧!即使是以前的男友都沒人這麼貼心過。

「別遮,換我看了。」你的嗓音沙啞,充滿磁性,我的手被你拉開、握住,你
靠過來真的很認真在看我,我忍不住緊張竟然閉眼,下一秒,是唇邊的溫熱。
我們吻了,分開,又吻,你來我往,感受著彼此的軟滑、挑逗與熱烈,你的手
環住我的身子,讓我更貼近你,你專心的吻著我,像是在細細品嚐慢慢溶化的
糖果,你突然說了一句,「呼吸呀!笨蛋!」

我都沒發現自己憋氣憋過頭,只是覺得有點氣悶,你的吻太令人著迷,令人渾
然忘我,你也不像其他男人那樣急色,親到了就動手動腳想要進一步,你還是
維持抱著我的動作,我想,我心動了,為了你,心動。



送你到機場時心底有著很複雜的感覺,雖然說距離兩小時的航程,其實說遠也
不遠,但是,我們之間文化上還是有很多差異,你喜歡我,我知道,但是,我
能不能或者該不該投入這段感情?我不知道。

「妳,嗯,該怎麼說?」你欲言又止,我發現你靦腆的樣子好可愛,「妳多保
重,我有機會就會再來台灣的。」

分開的時候是春末夏初,等到我們再見面時已經是聖誕節了。

是因為老闆想要辦聖誕派對,所以把香港和大陸分公司的高層幹部都找來台北
總公司開派對,吃吃喝喝,加上一些藝人表演,我喝了好幾杯玫瑰紅,不過都
像在喝果汁不像喝酒,刻意避開了你那一桌的敬酒,正想找機會溜掉,老闆宣
佈,交換禮物囉!

「今年大家都很辛苦,有哪些人是你想送禮的對象就趁今天趕快送喔!錯過機
會就沒了喔!」老闆抓著麥克風呵呵笑著,還真有點聖誕老人的樣子,不過講
話卻像是月下老人,怎麼回事?

我才在疑惑就看見香港分公司的經理拿著一大把粉紅色玫瑰花走向台北總公司
的襄理,而台北總公司的副理則走到大陸分公司的經理旁邊,手上是一隻巨大
的泰迪熊,這是我愛紅娘還是來電50啊?

趁著老闆不注意,我偷偷溜出公司,卻不經意發現你跟在我身後。

「妳偷跑!我跟老闆說!」你走到我身邊笑著說。

「我哪有,你不也是偷跑!」

「我不跑了,我要留在台北。」你拉住我的手,「我要留在妳身邊,我不知道
離開妳這麼難受,這半年來我一直跟自己說,距離太遠了、講話又常常有聽沒
有懂,這樣怎麼可能在一起?可是,我只要想到妳就覺得開心,想到妳就很溫
暖的感覺,所以我決定要留在妳身邊,我已經跟老闆說要調到台北來,老闆說
OK的。妳說呢?妳願意跟我在一起嗎?」

我愣住了。

這半年來,你回去後都沒再提到那天的事情,找我都只是為了公事,你都沒說
過想我、沒有任何在乎我的動作,我以為……我以為你只是一時意亂情迷,並
不是真的喜歡我,這段時間我不斷催眠自己,告訴自己要放棄,而現在,你問
我要不要跟你在一起?

我該答應你嗎?看著你熱切的眼神,我覺得自己像是賭桌旁的賭客,賭的是你
對我的感情,賭注是我的感情,我該不該下注?

「親愛的,妳還沒陪我喝酒耶!」最喜歡鬧我的男同事俊偉從後方跑過來。

你的臉色有點暗下來,不知道是因為我遲遲沒回應還是俊偉的那句親愛的?

「我……我先回飯店去,我住這邊,妳如果想找我的話,我在這邊等妳。」你
拿了張名片寫下飯店名稱和房號遞給我,我收到皮包內,看著你轉身離開。

「親愛的,怎麼啦?那個港仔在騷擾妳嗎?」俊偉走到我身邊,手上還拿著一
瓶玫瑰紅。

「他跟我告白。」我不知道該哭還是笑,該高興還是難過,我的情緒錯亂得很
徹底。「公司那麼多人陪你喝還不夠?幹嘛非要找我喝?」

「當然要找妳囉!妳比我前男友還會喝耶!沒灌到妳怎麼可以咧?來,這瓶妳
的,妳要是醉了我負責。」俊偉很得意的說。

「你負責什麼?」我睜大眼看著俊偉。

「負責把妳送到他面前。」俊偉指著你剛剛站的位子,表情淨是嫌棄。「妳不
是等他等很久了?人家都跑來這跟妳告白了?妳還遲疑什麼?」

「我不知道,就算他為了我留在台北,我們真的適合嗎?如果我家人不喜歡他
怎麼辦?如果我們不適合,我們就不該浪費對方的時間,他可以……」

「等一下!妳現在是已經覺得妳們不可能了嘛!那妳根本不愛他啊!」

「我很喜歡他……可是這樣會變成愛嗎?」

「感情不能完全用邏輯、用理性去分析的,一切都是憑直覺的,告訴我,妳剛
剛最想做的事情是什麼?」

「我……我想去找他。」

「非常好,來,喝下這瓶,我載妳去找他!」

我接過那瓶玫瑰紅才發現裡面剩下一半的酒,仰起頭咕嚕咕嚕就喝掉了。

坐在俊偉的機車上,我有點茫又很清醒,沿路上我都在回憶過去的點點滴滴,
我想起你曾經跟我打聽在台灣生活的一些細節,但是都是閒聊的語氣,所以我
並未察覺你有打算要來台北長住,是我太遲鈍嗎?

是因為你也很理性的在分析該不該投入這段感情,所以故意和我有些疏遠嗎?

我們都怕受傷,都不想傷害對方,反而因此傷到對方?

或許就像俊偉說的,感情不能分析,分析太過頭就沒有辦法談下去,只能順著
自己的心意去做,不要先把未來設限,因為未來可以有無限可能,可以憑自己
的能力去改變的,重要的是過程,是我們在一起快不快樂,對吧?

「到囉!妳趕快上去吧!」俊偉拍拍我的肩膀,示意我快進去。

我在電梯內整理儀容,走到你房門口輕輕敲門,門瞬間打開,快的讓我傻眼,
忍不住揚起嘴角,看得出來你一直在等我,我伸手抱住你。

「我真的差點以為妳不要我了。」你的聲音悶悶的從上方傳來。

「我等你等了半年,我才差點以為你不要我了!你什麼都沒說,我哪知道你到
底喜不喜歡我?你也沒說你要追我,親了就跑,回去連個電話都不打的,現在
才來說你要跟我在一起……」我講到想哭了。

「我不是故意不跟妳說的呀!別哭呀!我真的很忙啊!如果沒升業務經理,我
怎麼能來台北工作?老闆說要我做出業績給他看,他才讓我來的。我每天都在
想辦法做業績,週六日常常都沒休息的,我又不敢讓妳知道我要來台北,想給
妳驚喜的……」

靠!原來大魔王是老闆!很好!我決定回去要好好跟老闆溝通一下。

一直站在門外好像怪怪的,我閃身進入你房間,把門關上。

「還好妳來了!真的!」你臉上終於出現笑容,我出其不意的親你一下,馬上
就被你吻住!

「幸好你來了!不然我真的以為我看錯人了。」我軟軟的靠在你懷裡,你的吻
越來越熱情,我快融化了。

「我可不可以有個要求?」

「什麼要求?」

「我剛剛在公司都沒吃什麼,因為一直在想妳,擔心妳……」

「那要叫東西吃嗎?」

「不要,我比較想吃,妳。」你壞壞的一笑,再度以吻封箴,讓我無法抗拒。
我不要在做理性的思考了,那些等明天再說吧!

創作者介紹

清荷小築

清荷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