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最近在重溫明琲的「寒假」,到了最後,陳立雯去醫院探望胃出血的吳正穎,
立雯說,「所以你也曾經想過要放棄嘛」,吳正穎苦笑說,「想過要放棄?我從
認識妳開始,大概每天都想過要放棄,妳知道嗎?至少想了兩、三千遍了。」


我想,關於放棄這件事情,我大概每天都可以想很多次,放棄一些我太過執著的
事情,像是關於A或是T。

儘管我想了很多次,卻總是沒辦法做到。

掙扎,還是掙扎。

該感謝的人很多、該抱歉的人也不少,無法理出頭緒,就這樣一拖再拖。

真的很累,真的累了。

很多話始終開不了口,越在意就越放不下。

重新開始是很辛苦、很磨人的,我該怎麼辦才好呢?

清荷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