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知道是否每個女生每個月都會有那麼幾天出現情緒低落的狀況,我想我應該算會,
也許是荷爾蒙影響,也許是天氣的影響,也許是被別人影響,天曉得是哪個。

時不時的,總會突然想起我爹,不知道他現在是在天上當神仙還是已經投胎了?昨天
在草莓的網聚上,最後一個網友問的問題冷不防的刺破大家的防護罩,因為草莓早年
喪母,網友問說:若有機會再見到母親,想對她說什麼或想做什麼?

台下的網友們聽完問題馬上陷入一片沉默,聽到有人啜泣,而在電話那端的草莓也是
欲語淚先流,氣氛非常低落,主持人窘得不知道該如何反應。

而我才聽完問題,我的眼淚馬上盈眶,我很少這麼失控,硬是仰起頭不讓眼淚落下來,
可是心頭泛著酸哪!我很好強,幾乎不曾在外落淚,要哭就是在家躲在被窩哭,我爹
走之後,我常常趁著我娘睡著後,一個人在電腦前面看著舊照片哭。

那段時間,我仍在電訪工作中忙得團團轉,在公司我總是打起精神專心工作,但每天
深夜筋疲力盡的回到家,心裡的小孩終於可以放聲大哭,在被窩裡哭得聲嘶力竭,隔
天依然戴著冷靜面具去工作。為了配合我要幫我爹做七,我帶電訪都是排週六,於是
我一週從週一工作到週六,週日去做七,四十九天可以說完全不曾休息,雖然年輕,
但是這樣的打擊和操勞還是讓我難受得不得了。

可是我不能倒下,因為我娘更苦,她整個人像是眼淚做的,每天都在哭,吃飯也哭,
看電視也哭,睡前也在哭,那時候我超害怕她會趁我上班時一個人在家裡想不開,每
天在公司出去吃晚餐時,都會打電話回家確定我娘有沒有吃飯,問她在家做什麼,跟
她說我去吃了什麼,今天大約幾點回家之類的。

這樣的痛苦花了近三年才稍微可以壓住,我娘終於可以有點正常人的生活,但她變得
很怕失去我,以我為生活重心,給我很大的壓力,我扛得很累,也勸過她,不過她聽
不進去,於是我們常常為了各種大小事務吵架,不是不愛對方,只是她不能接受我越
來越有自己的想法和意見,而這些想法意見竟然跟她不同,甚至我的建議常常是正確
的,她陷入一個非常矛盾的迴圈中,鑽牛角尖的,週遭的人都無法把她拉出來。

當我剛開始在職場學會冷處理時,我發現我娘有時會出現很孩子氣的行為,那時候我
會想推開她,不想面對這樣的她,現在我漸漸試著去陪伴她,雖然意見不同,但是我
可以不講話,讓她盡情的講,即使她已重複N遍、我聽得耳朵快長繭,因為我相信對
小孩也是同樣的情形,我娘是個老小孩,而且是會嫌我兇的老小孩。(苦笑)

我不像某些人很知道自己要做什麼、想要什麼,在這方面我很鈍,可是我還是有在學
習的,我需要時間去釐清、去成長,無論這樣的速度是快或慢,但是只要有在動總比
完全不動好,至少我是這樣想。

創作者介紹

清荷小築

清荷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