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旋這才發覺她忘了戴眼鏡,難怪看不清楚,她走近沙發,有點驚訝這人竟然是阿瑋!

宇柔是擔心她傷心過度想不開嗎?還找個人來照顧她。

看他睡得很熟,決定不叫他,先去洗澡吧!

第一次見到阿瑋是某一次宇柔心血來潮想去貓空泡茶,兩個女生決定找司機,因為宇柔的男友在當兵,
就找宇柔的學弟黃濬智帶朋友來載她們上山,那時濬智就是帶阿瑋來,濬智載宇柔,她則坐上阿瑋的
車,當時對他的印象是個安靜不多話的男生,人倒是很紳士,雖然說是四個人去泡茶,可是真正會泡
茶的其實只有宇柔和阿瑋,阿瑋泡茶泡得很熟練,不時幫每個人斟滿熱茶,雖然他很少加入她們的聊
天,但是他的存在卻讓人覺得很舒服。

從那天之後,只要沒課,她們四個人就會去泡茶或是到處去玩,她可以感覺到,阿瑋對她有意,但是,
她離不開那個人,沒辦法接受阿瑋,而現在,那個人用最殘酷的方式離開她……

想著想著眼淚又掉下來了,她拿著毛巾摀著臉,哭了好一會兒才平復情緒,離開浴室。

華旋蹲在沙發旁邊,看著阿瑋的睡容,外表像個大孩子的他其實很細心,她昨天想必是吐得很慘,因
為剛剛洗衣機裡面有她昨天穿的衣服,可是今天早上她睡醒時穿的是睡衣……

她這才恍然明白,太過驚訝的她往後跌坐,撞到茶几,製造出很大的聲響。

「啊呀!」她慘叫。

「怎麼了?」阿瑋被碰撞聲和華旋的慘叫聲吵醒,一睜開眼就看見華旋跌坐在他面前,手撫著後背哀
叫。

「好痛!」華旋兩手向後撫著背,皺著一張小臉。

「撞到哪邊?我看。」阿瑋坐起身來伸手幫華旋揉痛處。
華旋低著頭臉紅得不知該怎麼辦,她想昨天應該是阿瑋幫她換睡衣的,好尷尬!

「現在有沒有好點?」阿瑋關心的嗓音在華旋耳邊出現,那種感覺癢癢的,他的溫柔體貼對於現在感
情受傷的她像是一根浮木,她不知道該抓住這根浮木還是繼續任由自己載浮載沉?如果抓住他,算不
算是一種利用?不行!這樣對他太不公平了,這樣的她太自私了,她不可以這樣的!

「我好多了,謝謝你昨天送我回來,很抱歉這樣麻煩你,我想你應該趕快回家免得家人擔心,改天我
再請你吃飯。」華旋站起身來背對著他說話,不想面對他。

阿瑋摸摸鼻子,也跟著站起來,他伸個懶腰,沒有多說什麼,拿走茶几上的鑰匙就開門走了。

*********************************************

「妳就這樣讓他走了?」葉宇柔在電話那端大叫。

華旋撥了個電話問葉宇柔昨天的情形,也跟宇柔說剛才的情形,卻得到宇柔的大叫。

「拜託!很尷尬耶!」華旋懊惱的說。

「妳在尷尬什麼?又不是小女生了,人家辛辛苦苦送妳回家,還幫妳換睡衣,清理妳吐的東西,妳這
樣趕人家走,這算什麼呀!」

「可是,我……又不是我叫他來的!」

「小姐,妳昨天喝那麼醉,我一個人根本沒辦法處理妳,彥文昨天也是被我吵醒來接我的,三更半夜
的,妳到哪去找個大男人來把妳安全的搬回家?我打了好幾通電話才找到阿瑋,妳有點感恩的心好不
好?」

「我不是不感謝他,只是,這樣只會讓我更不知道該怎麼面對他,我知道他對我很好,可是我……至
少現在沒辦法接受他的好。」

「唉!我不知道該怎麼安慰妳才有用,也不知道阿瑋對妳的好到底能不能打動妳,感情的事情只有自
己想開才能解脫,我勸再多也要妳聽得進去,最後還是要靠時間來撫平一切,妳好好想想吧!有事再
打給我。」

掛掉電話,華旋抱著雙膝縮在沙發上,煩悶不已。

清荷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