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得出門,唱沒幾首歌,你開始跑廁所,然後皺著臉回來說,跑出來了。

今天最後一次電療似乎作用很大,讓你特別難受,即使吃過止瀉劑仍無法阻止它們跑出來。

於是匆匆開車返家,一路上你緊抿著嘴不說話,雖然窗子全開,仍聞得到令人反胃的味道。

我靜靜的看著窗外,我承認我很怕這種味道,聞了會反胃想吐,但這是身體的反射反應,並

非我的自主意識。她不斷說話安慰你,怕你心裡難受,一方面加快速度返家。

我是心疼你的,無論曾發生過怎樣不快樂的事情,你現在是病人,我們就該照顧你,做家人

是一輩子的,不知道要累積多少因緣,這一世我們才能成為一家人,看著你受苦,除了心疼

還是心疼,不敢讓眼淚掉下來,不想讓你更難受,還要努力撐住笑容,想辦法逗你開心。

嘿!我很愛說冷笑話的呢!

天色,暗了。



清荷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