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使你死了,我不願悲傷。死神不能永久把我們隔開。不過像牆頭花,爬到牆
的那邊開出花來,看不見,可是你依舊存在。」-風雨中的寧靜,蔣經國

把拔真的走了嗎?

我家的狀況不同於一般的家庭,把拔並沒有跟我們同住,只是他會回來和我們吃
飯或是一起出去,我並不喜歡跟人說自家狀況,畢竟不是每個人都能理解,我也
不愛解釋太多。

只是,這些天以來,總覺得,把拔只是沒回來而已,他並沒有離開這世間。

記得把拔還沒開刀前,我跟把拔聊天時,談到生死,我問把拔:會不會哪天你走
了,我卻不能去送你一程?把拔淡淡的笑說,不會啦!

言猶在耳,把拔走得如此突然,而我真的不能去送他最後一程,我從未埋怨過這
複雜的家庭因素,也一直處之泰然,但是,不能幫把拔辦喪事,不能送他一程,
讓我深深為此感到遺憾,大人們過去的許多恩恩怨怨我不是不知道,只是我們都
不知道該如何解決,還來不及想辦法,把拔就離開了。

換個角度想,把拔長年來一直因為糖尿病而吃很多藥,退休後的健康狀況更是越
來越差,因為沒有運動習慣的腳越來越無力,爬個兩三樓的樓梯就氣喘吁吁,且
腳很容易痠,使他更不願意走,變成惡性循環,視力也是越來越差,驗出大腸癌
之後,把拔仍然沒有意願去運動,只是照著醫生指示去做化療和電療,這樣是不
夠的吧?像把拔這樣長年的病魔纏身,離開,或許是種解脫,他可以想去哪就去
哪,這樣的他應該會比活著的時候快樂吧?

而留下來的我們,還有許多法律問題要解決,媽咪雖然比較沒那麼愛哭了,可是
多次出現迷糊的狀況,精神不是很好,我還是擔心她,可是我必須去上班,不然
我怎麼扛起這個家?一下子從備受疼愛的嬌嬌女要變成一家之主,這種一夜長大
的滋味並不好受,要工作也要照顧媽咪,還有很多事情要處理,我還不能適應這
樣的轉變,但是時間並不會為我停止轉動,我必須推自己繼續往前走,無論我心
裡多想賴在原地不走,我都得一邊走、一邊哭、一邊抹淚、一邊試著擠出微笑讓
親友放心、一邊裝出成熟冷靜的樣子面對外界。

記得國中課本曾讀過一篇蔣經國的文章「看不見,可是你依舊存在」,當時的我
雖然對生死仍懵懂,卻對這句話印象深刻。去年四月,四姑姑因大腸癌過世,五
月底外公過世,今年一月把拔過世,一年內連續遭逢親人死亡的痛苦,不論是對
媽咪、對我來講都是莫大的打擊,只能不斷告訴自己,我只是看不見把拔,但是
把拔仍然存在於另一個空間,他聽得到我的思念,他知道我在想他,他看到我在
為他唸經,雖然我看不到他,也沒有夢到他,至少我知道,他自由了。

清荷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