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些日子陷入一種非常不想講話的狀態,把拔的事情到10/16截止,對方確實有
申報,也有將我的名字報上去,但是經過律師與律師之間的溝通,對方強硬的要求要
我去驗DNA,法律上我跟把拔姓,身分證上的生父是把拔,根本沒有驗的必要,提
出這種要求無非就是要羞辱我娘和我。

10/18去國稅局申請對方的申報書副本及附件,最可惡的就是對方竟然申請剩餘
財產分配權,意思是,她可以不經分配先拿一半,剩下的一半再均分,據說這是法律
保障元配的權益,幹!她害死把拔還敢拿一半!

整件事情看來最終還是會上法庭,她們態度強硬,我們也不會讓她們好過的,智缺的
阿姨竟然說拿我們跟辜家案子相比,張怡華姓張又不姓辜,怎麼能跟我比?更何況我
們二十多年來都跟把拔生活在一起,把拔或許不完美,但是他能夠讓兩個家都過得很
好,她恨把拔也好,恨我們也沒關係,反正我絕對會爭取我應得的部份。

要拖就來拖吧!日子再怎樣艱困,我們都會撐下去!

煩煩煩煩煩!!!!!!!!!!!!!!!!!!!!!!!!!!!!!!!!


創作者介紹

清荷小築

清荷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