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男同事L提出辭職,姑且不論傍晚發生的事情,他早有辭意,傍晚的那件事

只是加快他離開的腳步,他的離開對我們來說算是滿大的震撼,他在這裡大約兩個

多月,自從接下K案,這個複雜又龐大的案子把他搞得焦頭爛額,在這裡工作的同

事幾乎都有過連休假都還要處理公事的經驗,但是卻沒有加班費可言,也有人因為

案子還沒處理好,不敢排休,一個禮拜七天都沒休假,雖說職位越高,責任越大,

但是把人逼到這種地步會不會有點過分?

L離職,不知道老闆會叫誰跟L交接K案,我想應該沒人想接這顆大石頭,但是又

不能沒人做,召集人週四起必須去高雄兩個禮拜,因為老闆叫他去整頓高雄的電訪

中心,召集人不在台北,執行部剩下三個女生,接下來可能每天都會面臨很大的壓

力,這是可以預見的,藉由同事之間的討論,可以知道其他人多少也在蠢蠢欲動,

大家都希望可以正常上下班、正常休假,今天老闆宣佈24號那天休息,25號仍

舊要打電訪,但是有七位同事在24號早上仍必須參與一場活動,我們的聖誕節很

顯然不可能跑太遠去慶祝,跨年那天也是一樣,31號休息,1號工作,我不知道

同樣也在工作的你們是否也會遇到類似狀況,如果你們遇到的話,會怎麼做呢?



剛才小周打來例行的電話問候,聽我說起此事,我跟他說我很擔心也很難過,他倒

是扮演起張老師,說我老愛鑽牛角尖,而且還是最死、最尖的部份,都往壞的地方

想,這樣會看不到好的一面,也無法放鬆,生活不該過得這麼緊張,如果真的做不

下去,再找其他工作就是了。

我說,可是我無從了解是我抗壓性太低?還是這個工作真的壓力很大?我沒有一個

可以測量的尺,我不希望自己抗壓性太低,所以我第一個工作做了一年,這樣算是

OK的嗎?之前要好的同事都比我早離開公司,但是我離開之後還是有人繼續做,

這就是比上不足、比下有餘吧?那中間在哪?我是在中上還是在中下?我的工作能

力到底到哪?沒有人可以為我解答我滿腦子的問號....

講了將近半小時的電話,小周最好的地方就是他總有辦法逗我笑,即使我難過到默

默掉淚,還是可以破涕為笑~

算命師說我跟他不適合,我娘認為他只是很會讚美我或是哄我,她就是不喜歡他,

一直催我分手,好像不看好我們的人佔多數,我自己也沒把握和他之間到底能在一

起多久,他將來可能也不會多有錢或是怎樣的功成名就,可是,就目前來說,他給

我很多的快樂,我一直都在當唯命是從的乖女兒,我不想讓我娘傷心難過,或許,

很多時候她的想法建議是正確的,那又怎樣?她始終不認為她曾給過我什麼壓力,

但是,她對我的那些期待全部都是壓力,這樣就算了,她又吝於給我鼓勵或讚美,

形成了我個性中的陰影。

我知道她愛我,她用她的方式愛我,她用她認為對的方式教育我,也認為我該理所

當然的接受(承受),因為那是正確的。

可是,我不是她,她是個會很多的娘,我是個很多不會的女兒,我想長大卻害怕跌

倒,所以我只能選擇性的反抗,唉....這條路還有得走....


清荷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