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說親人過世後,家人通常會比較倒楣或運氣不好之類的,最近問題連連的我
不禁如是想。

上週六的電訪,台北和高雄各有一個訪員出問題,嚴重到讓受訪者打電話去客
戶那邊抱怨,客戶當然找我們算帳,於是完全不知情的我被通知要調錄音來聽
那天訪員到底說了什麼讓受訪者生氣,聽的結果確定是訪員的錯,而督導理所
當然要負責,因為沒做好督導的工作,只是,這兩位訪員都是舊訪員,卻犯了
不該犯的錯誤,我們原本擔心新訪員在訪問上會出問題,所以把焦點集中在新
訪員身上,沒想到出問題竟然是舊訪員,真是令人意外!

當老闆詢問我這訪員的狀況,我直覺的告訴他,這個訪員之前訪問都還不錯,
卻因此被罵,他問我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講什麼?我應該要站在公司的立場、
站在電訪組召集人的立場跟他講,而不是包庇訪員,幫訪員說情,他很生氣!

我已經慢慢習慣被他掛電話了,唉!這其實是很耳熟的一段話!
之前做催收時,組長也常常跟我說,要我不要老是同情持卡人,要站在公司的
立場來看持卡人,不要太順著持卡人而影響自己的判斷。

很久以前看過ㄧ本書,印象中作者好像是黑柳徹子,其中談到她在電視台工作,
在一個節目現場,黑柳小姐總是和觀眾同時笑出來,但節目製作人(或老闆)
卻沒有在笑,有個人告訴黑柳小姐說,做節目要站在老闆的立場去看節目,而
不是從觀眾角度去看。印象很模糊了,大致上是這樣,如果有人知道這段故事
的話,請提供我書名,謝謝!

我自己的聯想,就像是屠宰場中的工人因為怕牛會痛而小心翼翼,屠宰場老闆
卻跑過來罵他,出貨都來不及了,你還怕牛會痛?你是為牛工作嗎?

我就是那個笨蛋工人,搞不清楚自己該站在哪邊,當初做催收時沒有搞懂,現
在做召集人不到一個月,我還是沒有搞懂,一直到這次事件發生。

雖然不喜歡老闆愛罵人的作風,但是不得不承認他的某些話還是有他的道理,
不管白紙有多白,一旦出現一個黑點,人的視線就只看到黑點,錯了就錯了,
辯白什麼都是多餘,唯一能做的就是想辦法解決。

而老闆和經理解決這件事情的決定是要開除兩位訪員。

當我打給那位訪員時超難受的,訪員一直求我幫幫忙,但是我知道不可能有挽
回的餘地,要狠心的斷然拒絕,我做得還是不太好,唉!

不經一事,不長一智。我知道自己的社會經驗不足,很多地方需要學習,雖然
在這邊做得很辛苦,很累,常常有想放棄的念頭,可是我知道我不可以這樣,
我要維持家中的經濟,不可以如此任性,眼淚可以在被窩裡流,但是工作歸工
作,不能讓私人情緒影響工作,現在的我也沒有任性的權利了,從把拔離開的
那天起就沒有了,我是在把拔離開之後一夜長大的。

今天想了很多,該睡了,晚安~

創作者介紹

清荷小築

清荷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