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打要站好

九把刀  (20070114)

電影幽靈人間有句台詞:「有錯要承認,被打要站好。」

被打要站好的姿勢,值得我謙遜地學習一輩子。


對政治人物來說,說對不起最難。政治人物犯了錯,不管是手滑了一下用
機要費買鑽石,或是失神將特支費申報財產,政治人物通常會將三種句型縫在
嘴上:「對於這件事,我深表遺憾。」或「外界的批評與指教,我們會認真反
省檢討。」或「我想現在討論誰該負責並不是最佳時機,我們應該思考下次如
何做得更好」──去取代一句乾淨俐落的「對不起,是我錯了」。
說到底,政治人物可以行事瑕疵,但不能做錯事情;這種想法,也未免太
小看了華人社會一向最寬大的、最講究公道的「原諒文化」。

無論如何,做錯了事,只要心中雪亮是自己不對,當機立斷就道歉,毋寧
是最好的做法。多餘的考慮,會讓一個人有時間思考搪塞的理由,如果時間再
拖延一點,那人便有進一步思考「說謊」的可能。

支支吾吾又決不道歉的嘴臉,看了就討厭。好整以暇端出大好說辭粉飾自
己的模樣,更讓人心寒。──有種,你就打心底覺得自己沒錯。

不過道歉倒得太快,往往會讓對方不知所措。

有一次我跟一個剛認識的朋友討論事情,過程頗有爭執。由於我一路據理
力爭,理虧的朋友招架不住,臉色越來越差。到了最後,朋友沉臉指責我做的
一件事,力圖扳回一城。我愣了一下,旋即正色說道:「對不起,那件事是我
不好,以後如果我犯了類似的錯一定要告訴我,我會改進。」那朋友完全傻眼,
臉色凝重說:「你這樣道歉,不是會讓我覺得很尷尬嗎?」這下換我傻眼了,
只能說:「認錯有什麼不對?」那朋友不快道:「你不是應該說點什麼,好證
明你所做的事情其實是對的,這樣才是正常的反應吧?你道歉,這樣我應該怎
麼繼續說下去?」

乾淨俐落的道歉,招來更大的不愉快,卻是我始料未及的。也許在這個過
度偽善的社會裡,一個人鞠躬認錯的速度太快,會招來不安的猜忌,而不是爽
朗的原宥。

想起一件跟排泄有關的對不起。

以前在成功嶺受大專訓時,有個老是自稱書讀不多的班長,戽斗厚實、一
臉橫肉,上莒光課時,不管你是要大便還是小便,都得報告他才能離開教室。
但戽斗班長總是當著大家的面大罵:「你他媽的不能等是不是!剛剛大家去尿
你不去尿,現在尿什麼尿!」但實際的情況是,課程之間常常很趕,我們有時
衝回寢室拿個東西就來不及去廁所,真熬不住了才會在課堂上申請排泄,招來
一頓讓人面紅耳赤的罵。

不知從誰開始,如果非得在課堂間如廁,大家就苦著一張臉跟戽斗班長
說:「報告班長,我肚子突然很痛。」戽斗班長只好冷冷地瞪著申請上廁所的
人離開教室。時間久了,沒有一個人不是用「肚子突然痛了起來」的理由申請
如廁。

終於有一天戽斗班長大怒,痛斥大家:「幹!怎麼可能每個人都肚子痛!
想尿尿就想尿尿,你們這些大學生是什麼心態!硬著頭皮跟班長說:報告班長,
對不起,我要去上廁所……然後被我狠狠罵一頓,我會不讓你去尿嗎!你們他
媽的這麼禁不起罵嗎!」

這一罵頗具醫療神效,接下來想中途舉手上廁所的人,肚子都不痛了。


取自中時電子報


創作者介紹

清荷小築

清荷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