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漫大漠中,滾滾沙塵舖天蓋地而來,荒涼的沙漠人煙稀少,只見幾隻覓食的
禿鷹在上空盤旋翱翔,尋找著迷路的旅人,等待著旅人倒地的那一刻,一起蜂
擁而上的搶食,誰搶到就是誰的!

「大哥!前方不遠處應該就是柔然了!」一名身材魁梧的偉岸男子騎馬眺望遠
方隱約可見的石頭城。

「嗯!我們這次不遠千里來到柔然,可不能空手而歸!」另一名男子模樣溫文
儒雅,氣質沉穩,語氣中帶著十足的自信。

相較於天朝的北京,柔然只是個邊疆小國,不過由於地理位置得宜,柔然發展
出蓬勃的商業活動,柔然的文化融合了漢人傳來的儒家文化以及西域各國的異
國風俗,處處可見漢字的牌樓,百姓穿著羊皮製的袍子,頭上戴著羊皮帽,口
中說的話語,主要是樓蘭語,兼有漢語、胡語等不同的語言,各種不同的文化
交融而成多采多姿的新文化,柔然在西域的地位之重要可見一斑。

石頭城的城防雖遠及不上北京的規模,城高亦達五丈,均以玄武岩築成,非常
堅固,配合宏偉的箭樓,對付以騎兵為主的各族敵人,已是有堅可守。每到晚
上,有專人點燃塔頂的火炬,光耀高丈,成為石頭城的標誌和象徵。

三月,冬去春來時候,萬物甦醒,生機盎然,此時,石頭城內的武舉正熱鬧滾
滾地展開!

從西域各國來的人,不管是什麼樣的人種、職業,只要有本事就可以來參加!

在武舉開始舉行的前一個月,石頭城內的大小旅店通通塞滿了來參加武舉和來
看熱鬧的人們,即使是規模最大的悅來客棧也客滿了。

「大哥,我們好像還是來得太晚了,這裡的客棧間間客滿,根本沒有地方可以
住嘛!」

「這……」

兩名長相俊朗的男子站在悅來客棧前,雖是人來人往的熱鬧地方,卻很難忽略
他們的存在。從客棧內走出一名氣憤不已的彪形大漢,嘴裡喃喃叨唸著:
「什麼爛客棧嘛!想帶個姑娘進去也要收錢,那還不如去媚香閣!」他身後跟
著一名濃妝豔抹的女子,顯然不是正經的姑娘家,悅來客棧乃是國家經營的客
棧,豈能接受這樣的客人呢?那兩名長相俊朗的男子立刻進去客棧。

「小二,還有房間嗎?」

「剛才有個客人退掉一間上房,兩位願意擠一擠嗎?」

「沒問題!就擠一間。」那名偉岸男子笑開了。

「請問客官尊姓大名?我們要做登記。」

「他是雲漠青,白雲的雲,沙漠的漠,青海的青……。」壯碩男子的開朗多話
和清瘦男子的安靜少言有強烈的對比,客棧中進出的人們不免多看他們幾眼,
猜測著他們是來看熱鬧還是來被看的。店小二寫好旅客登記,趕緊帶著兩位客
人到房間休息,接著又端了茶水以及水盆、毛巾進去給客人使用,這間上房的
位置還不錯,窗外可看見石頭城的街景,大街上有許多人行走著,似乎有群人
一直往城外移動……

「小二,」壯碩男子叫住正要出去的店小二,「那些人是要去哪呀?」

「那應該是要去參加外邊哈薩克族辦的姑娘追吧!」小二連看都不看就回答。

「姑娘追?」

春分時刻,萬物皆從寒冬中漸漸甦醒,牛羊群尋找著可口的水草,人們開始在
草原上奔馳,尤其是哈薩克傳統的相親活動─「姑娘追」,而石頭城外的草原
上就正在進行「姑娘追」這個活動,這是由一群穿著繡花襯衫的小夥子,先是
騎著馬不前不後的繞著姑娘們說著調笑的話,接著在哨音一響時,小夥子們就
趕緊策馬向前奔馳。而方才只是含羞帶笑溫柔不語的姑娘們,這會兒卻一反溫
柔害羞的前態,高舉長鞭,飛馬直朝自己屬意的小夥子追去。

這是哈薩克人一種顛覆傳統男追女模式的做法。感謝智慧的老祖宗創下了這種
有趣的談戀愛方式,讓哈薩克女人在愛情中不必只能如月亮般曖曖含情;而是
可以似太陽,無畏無懼的去追求己愛,能在眾人面前,無羞無拘的向所愛之人
表達熾熱的情慾。

這個活動非常受到歡迎,所以每次哈薩克族舉辦這個活動,柔然的人都會去湊
熱鬧,大家騎著馬四處尋找屬意的對象……

在草原上,有兩個華麗衣裳的姑娘正在四處張望著,一個年紀較大,看來挺冷
艷的,另一個年紀較小,看起來天真可愛,她們從未參加過這類的活動,感覺
十分新鮮,才一會兒,一群小夥子就靠了過來,有的說著讚美的話,有的則在
說著笑話,其他的姑娘也策馬在一旁慢慢走著,聽著小夥子們的甜言蜜語,哨
音響起,小夥子們立刻加速向前奔馳,姑娘們也揮鞭策馬朝向屬意的小夥子追
去,冷艷的姑娘朝著一個體格壯碩的男子追去,天真可愛的姑娘則朝著一個斯
文俊俏的男子追了過去。

很快的,絕大部分的小夥子都被姑娘們追到了,那些握在姑娘手上的長鞭被高
高的舉起,輕輕的落在年輕小夥子身上,小夥子們嘻皮笑臉的伺機抓住鞭梢,
讓二騎並轡離開賽場。

冷艷的姑娘騎術精湛,很快就追上了,那個體格壯碩的小夥子也刻意放慢了速
度,兩人並轡前進,冷艷的姑娘微笑著說:「你叫什麼名字?」
「我的名字是敏沂,姑娘妳呢?」
「我是薔薇。」
「薔薇公主的薔薇?妳是柔然的公主?」
「沒錯!你怕了嗎?」
「哼!有什麼好怕的,等你追得上我再說!」
敏沂突然揮鞭向馬,馬兒加快速度向前奔馳,不服輸的薔薇立刻追了上去,兩
騎在草原上飛馳,很快就不見蹤影。兩人奔馳了約數十里,兩匹馬顯得氣喘不
已,他們停在一個小綠洲中,兩人決定下馬,讓馬兒們在水邊喝水休息。

「你不是本地人吧?」薔薇抓著韁繩將馬牽到綠洲的湖泊旁邊,目不轉睛的看
著一旁的敏沂,眼中充滿好奇。

「嗯,我是北方人,不過長久以來東奔西跑,四海為家。」敏沂也將馬牽到湖
泊旁,讓馬喝水休息,他也蹲下來掬水洗臉,晶亮的水珠濺在他身上,在陽光
下閃耀著點點光芒,整個人閃閃發亮!當他站起來伸直鋼鐵般的身軀,薔薇眼
前為之一亮!

「你沒有家人嗎?」薔薇發現他肌肉相當結實,他的身材甚至比她宮內的那些
肌肉棒子還要好!

「有呀!我每年都會回家過年。」敏沂察覺到薔薇的注視,不以為意,甚至…
十分自豪!

「你來柔然是為了武舉吧?」似乎覺得自己眼光太過放肆,薔薇轉身撫著心愛
的千里追風,掩飾自己臉上的赧然。

「沒錯!我們一定會拿第一的!」敏沂信心滿滿的說著。

「你如此看不起柔然的武舉?」薔薇語氣有些不滿,這人未免自大了些。

「那是因為妳沒見過我的武功,等妳見識過後就知道我並非誇大不實!」敏沂
臉上的自信笑容對於薔薇來說,有些刺眼。

「好,若你真能拿下名次,我就讓你來我宮裡做事。」薔薇的笑容帶著挑釁,
敏沂挑挑眉,微微點頭,心裡仍疑惑著,這姑娘真的是公主?

創作者介紹

清荷小築

清荷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