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見了!居然不見了!天真可愛的姑娘茫然地看著四周人一般高的草原,不敢
相信她第一次參加姑娘追,居然……追丟了!嗚~~~~~~~~~~~~

「小姑娘,哭什麼呀?」一個鬼魅般的人影倏地出現在她面前。

「啊!!!!」她嚇得花容失色,大聲尖叫!

「別怕、別怕,我不是壞人喔!」那人站在她面前,臉上帶著調皮的笑容,顯
然從逗弄她得到很大的樂趣。

「你不要過來!」她驚慌失措的想後退,忘記自己仍在馬上,眼看她的身子就
快跌下馬了,那人施展輕功一手抱住她,使她免於被地上那些鋸齒狀的長草親
吻。

「妳沒事吧?」那人低頭看著懷中佳人,眼中雖仍有笑意,但語氣卻掩不住擔
憂。

她緊閉著雙眼,以為自己肯定又要跌得很慘,咦?沒事耶!她緩緩睜開眼睛,
這才發現自己身在那人懷中,而那人正看著自己,哎呀!他…他…他怎麼可以
離自己這麼近!

她想掙脫他的懷抱!那人緩緩地放下她讓她站穩,又綻開了笑容對她說:「妳
不是在找我嗎?」

她這才看清楚他原來是她追的那個人!

「你這人怎麼這麼…這麼…」失禮,她說不出口…因為,他是如此俊俏,怎麼
看都看不膩,濃眉大眼加上有些孩子氣的笑容,所以她才會追他呀!只是……
他若知道自己的身份恐怕就不敢這麼做了吧!這樣的調笑也只適用在民間姑娘
身上,自己不該這樣主動的…

「你走吧!」她轉念至此,有些心灰意冷,走到她的馬兒旁翻身上馬,她知道
不屬於自己的,強求也是枉然,馬鞭高高揚起…

「姑娘,妳還沒說怎麼稱呼呀?」那人知道她要走了,卻不知道該怎麼挽留?

「叫我愉兒吧!」她回眸淡淡一笑,馬鞭落下,馬兒邁開四蹄大步向前奔馳。

「魚兒?」那人只能楞楞地望著她的背影,獨自悵然不已。

回到客棧。

漠青輕鬆地在客棧用餐,這裡的食物相當美味,難得吃到這麼好吃的東西,他
怎能不好好享受一番,那個笨敏沂居然只聽到姑娘追就興沖沖的跑去湊熱鬧,
錯過了這一頓美食,等會回來一定喊餓,叫他自己出錢吧!

「大哥、大哥!」敏沂急急忙忙的跑到漠青桌邊,漠青疑惑的看著他。

「怎麼?看到仙女嗎?」漠青不經意的一問,敏沂居然猛點頭,這可奇了。

「那個姑娘說她叫薔薇,呵呵,好漂亮的姑娘呀!」敏沂自己盛了一大碗公的
飯,一邊拿起筷子,一邊看著桌上豐盛的菜餚,口中還嘖嘖稱讚薔薇漂亮。
「哇!烤乳鴿、燻羊肉、紅燒雪豬、樟茶鴨子、雪蓮銀耳羹…,大哥真是大手
筆呀!」敏沂的饞相令漠青猛搖頭,這麼好的美食應該要細嚼慢嚥,品嚐箇中
滋味,像敏沂這般的狼吞虎嚥……浪費呀!

「慢著!你說那姑娘叫薔薇?柔然的公主?」漠青猛然回神,這才想起敏沂剛
進來所說的話。

「是呀!她承認自己是公主耶!很奇怪吧!」敏沂也覺得很疑惑。

「柔然的公主向來不輕易露面,即使是在公開場合也要蒙著面紗,不以真面目
示人,現在你竟然遇到仙女般的薔薇公主,算你運氣好,竟然來這第一天就遇
到柔然公主。」漠青微微一笑,但他右耳微動,隨即噤聲。

兩人雖是低聲交談,在這人聲吵雜的飯廳中並不突出,但是有心人想偷聽也不
是辦不到,顯然有人想在這飯廳中蒐集參賽者的情報,沒想到會意外聽到公主
現身的消息……

「大哥,要追嗎?」敏沂發覺不對勁,起身準備追人。

「無妨,那並不影響我們的計劃,來,好好享受這一頓吧!」漠青的視線始終
沒離開桌面,手上的碗還又添了飯,一派的悠閒自在,無從得知他的武功究竟
如何。

今年報名武舉的共一百二十八人,不過,有辦法到達擂台會場的僅二十人,畢
竟這是個人與人之間相互競爭的世界,誰的武功好誰就是第一,更何況有消息
傳出,這次武舉狀元將有十分豐厚的獎金,更可擔任從缺已久的將軍一職,更
甚者,若能得到芙蓉公主賞識,還可成為駙馬爺呢!所以,即使有人事先幹掉
對手,也只能怨自己技不如人!

柔然除了是出名的貿易勝地,武風也相當鼎盛,而柔然的三位公主更是令人津
津樂道,早逝的懿王后十分漂亮,所生的三位公主自然也是貌美如花,柔然人
們稱之為柔然三朵花,她們不輕易露面,就算出席公共場合也都會蒙著面紗。
這是規矩,也是王上的堅持,只不過,王上如此寶貝三位公主…

比賽正式開始之前,柔然王和三名蒙著厚重面紗的公主出現在擂台後方的觀景
台上,觀景台高度比擂台高上一層樓的高度,可清楚看見擂台上的情形。芙蓉
身著一襲金質銀線繡絲袍,眉間懸著一顆粉色南海珍珠;薔薇則是穿珊瑚紅銀
線繡絲袍,搭配精緻的珊瑚耳環;而百合穿著藕紫色銀線繡絲袍,外罩一件粉
紫色薄紗披肩,三人的出現艷驚全場!

「天呀!是柔然三朵花!」群眾中有人發現了。

「燦金芙蓉!火紅薔薇!霧紫百合!她們果然是柔然最尊貴、最受人景仰的三
朵花呀!」一名長者高聲讚嘆道。

「沒想到她們也會出席…這些天在客棧聽到的消息顯然還不夠靈通…」漠青望
著觀景台上三朵出色的花,他的眼力雖無法望穿面紗,只能看清楚她們的衣著
打扮,但是她們確實是許多人的目標…

創作者介紹

清荷小築

清荷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