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了兩天,石頭城中的公佈欄貼上武舉榜單的公告,民眾紛紛前往觀看。

悅來客棧的店小二收到通知,知道兩名勝出者都在店中,趕緊跑到大廳公佈好
消息。

「今年武舉狀元是────雲漠青!!」

剛下樓的雲漠青站在樓梯旁,臉上揚起一絲笑容,站在他旁邊的敏沂倒是一點
也不介意的高聲歡呼鼓掌!客棧中的人們也高興地為他歡呼!

「雲公子、敏公子,明日一早你們得一塊兒進宮晉見王上,王上肯定會給你們
加官晉爵的!這可是多少人夢寐以求的機會呀!」

「我也要去?」敏沂奇道。

「敏公子您是榜眼呀!當然也要去!」店小二說得理所當然。

謝過眾人祝賀的雲漠青和敏沂回到房中。

「大哥,我們來柔然的目標之一沒想到這麼快就達成了,這感覺真好!」敏沂
闔上門後興奮的說。

「好是好,總覺得太過輕易了,沒啥滋味!」雲漠青似乎沒有太大的喜悅。

「咱們可是遊遍大江南北,經歷與無數高手的挑戰,才能有今日的成就,大哥
你就別太奢求別人也能如此了。」

「這倒是,師父若得知應該會很高興。」雲漠青想起慈祥的師父,臉上出現孺
慕之情,敏沂突然想起姑娘追那天薔薇說的話……

芙蓉宮中。

婷公主為了父王要求她早點繼位的事情煩惱不已,便找來兩位妹妹一起商量。
「妹妹,父王要我明年初就繼位,一旦繼位就必須馬上成婚,而且父王心中已
經有人選了,好像是今年武舉的武狀元雲漠青。可是,我並不想成婚啊!」
婷公主輕蹙眉頭對兩位妹妹說著。

「大姊,我去跟父王撒嬌,請他別這麼做。」愉公主天真的提出建議。

「姊姊,父王近年來身體一直不太好,我問過御醫,他說父王需要靜養,最近
中原人又開始在邊境鬧事,煩不勝煩,父王如此辛勞,妳不幫他又有誰能幫他
呢?」倫公主冷靜地分析著。

「可是……我真的不想這麼早就繼位。我還這麼年輕,還沒看盡外邊無限美好
的山光水色,就要被綁在王位上,真令人難過。」

「大姊,那天妳可曾看清楚雲公子的模樣呢?」愉公主一臉好奇的模樣。

「當時只顧著看他們比畫招式,沒注意看他模樣長得如何,況且觀景台與擂台
相距一樓高度,我想大概和薔薇宮內那些猛男侍衛差不多吧!」婷公主想到就
皺眉,她可不想找個肌肉棒子當丈夫。

「姊姊,我宮內那些猛男侍衛可是我精挑細選出來的,別用那種厭惡的口氣說
他們。」倫公主不太高興地說。

「這是個人眼光的問題,我不想跟妳爭辯,反正還有半年的時間,能拖多久就
拖多久吧!」婷公主有些認命的語氣讓愉公主不捨。

「不如這樣,我和二姊先去幫妳打聽看看未來姊夫的人品如何,再跟妳說,如
此妳也比較能放心。」愉公主的提議讓婷公主又燃起希望,倫公主也點點頭,
婷公主感謝妹妹們的幫忙,心中不禁暗自祈求上天。

倫公主和愉公主一同離開芙蓉宮,愉公主臉上的微笑讓倫公主十分疑惑。

「小妹,妳是不是對武狀元已經有所了解?怎麼一臉勝券在握的表情?」

「沒有啊!我還沒想到要怎麼幫大姊,我只是想到大姊穿上咱們柔然的宮廷禮
服成婚,那模樣一定很迷人!」愉公主甜甜地笑著。

「妳!妳沒把握就答應大姊,若我們辦不到,妳要怎麼跟大姊交代?」

「呵呵!這世上哪有二姊做不到的事情,既然二姊也答應了,表示二姊心中一
定有譜。」

「自從母后早逝,大姊開始負責照顧我們之後,大姊一直不曾真正開心過,想
到就讓人心疼,加上父王對大姊向來就很嚴格,以致於她從不輕易表露心緒,
我想先私下了解漠青這個人的個性和背景,而且我已經知道可以從誰下手。」
倫公主果然胸有成竹。

「嗯!我就說有二姊在,還怕辦不到嗎?」愉公主笑得燦爛,倫公主聽了只能
乾瞪眼,對這天真的小妹實在沒輒。

她低頭思考著,這次武舉結果已揭曉,父王肯定會封雲漠青為將軍,前年初,
柔然的鎮遠將軍於蘭州之役與敵軍交鋒,戰況十分激烈,鎮遠將軍胸有成竹,
深信可以打贏這一仗,偏偏對手相當陰險,派了暗殺高手在戰場混亂時用強弩
射殺了鎮遠將軍,鎮遠將軍硬是撐著一口氣,提刀殺了對方的將領之後再夾馬
狂奔回營,倒在弟兄身上才嚥氣。由於身為副將的樓奇不願接受升任,使得將
軍一職虛懸至今,也因此,今年武舉產生的武狀元雲漠青特別的幸運,如鯉魚
躍龍門般成為柔然的將軍。

那…榜眼敏沂呢?父王會如何安排呢?雖說招攬人才很重要,但是,如何給人
才適當的位置發展也不能輕忽,為了柔然的發展,認真盡責的大姊必須儘快繼
承大統,讓父王得以調養生息,而身為大姊的夫婿想必很不容易,氣勢上不能
壓過大姊,又要有恢弘的氣度,更要有足夠的能力輔佐大姊,雲漠青會是這種
人嗎?

想著想著,事不宜遲,趕快去找她要找的人!



清荷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