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敏沂和雲漠青是同門師兄弟,我跟父王求了好久才要到他的,我讓他當我的
貼身侍衛,有任何想問的問題都可以問他喔!」

「雲漠青……」聽到這個名字,婷公主一下子不知該說什麼,問了又有何用?
難道不喜歡就可以不要嗎?倫公主看大姊遲疑的模樣,以為她不好意思問,就
對敏沂使個眼色,要他說給婷公主聽。

「啟稟婷公主,雲漠青和屬下是同門師兄弟也是結拜兄弟,當年我們的師父─
仙境派掌門銀劍磊,路經雲家,適逢雲家遭人誣陷,滿門抄斬,一把大火燒掉
雲家大宅,師父救出火場中被嗆昏的大哥,當時他才八歲,之後師父帶著大哥
出外遊歷,路途上遇到被狼群襲擊的我爹和我,師父從狼口下救出傷痕累累的
我們,我苦苦哀求師父教我武功,師父要我跟著他修練,我爹雖然捨不得,但
還是同意了,那年我也是八歲呢!」他停頓了一下,想想應該跟公主介紹一下
大哥的為人處事才對。

「大哥為人負責、很會分析,師父很放心讓他處理事情,去年底聽聞柔然將有
武舉,師父要我們務必來參加,說我們在柔然將有大事發生,於是我們兄弟倆
騎馬由仙境一路來到柔然,師父跟我說過,大哥會自己遇上他的姻緣,能否把
握住就要看大哥懂不懂得真愛,如果公主喜歡我大哥,希望公主能讓從小失去
雙親的大哥認識真愛…」講到後面,敏沂的表情越來越嚴肅…

他想了想又補充道,「我可以向公主保證,大哥絕對是很專情的,喜歡上一個
姑娘就不會再多瞄別的姑娘一眼,別的姑娘瞄他也會被他瞪回去,嫁給他的姑
娘一定會很幸福啦!」這番話好似媒人婆為人說媒,婷公主不禁笑了出來,這
鐵衛說話真有趣,難怪倫公主會求父王讓她將他收為貼身侍衛,心底也很感謝
妹妹為自己做這麼多事。

「好妹妹,妳為我的事情如此費心,姊姊真的很感動。」

「我向來不做沒把握的事情,既然答應姊姊,我一定會做到。現在就等祈雨祭
典那天晚上的國宴,姊姊即可仔細看看未來夫婿的模樣。鐵衛認為雲漠青是值
得信任、可以倚靠的良人,我相信鐵衛,姊姊妳就別再為此事擔心。我要說的
事情說完了,不打擾姊姊休息。」

倫公主起身告退,帶著那名鐵衛離開。婷公主目送她們走出宮門,隱約可看見
倫公主笑得很媚、很狂野,應該是鐵衛說了什麼讓她很開心的話,婷公主很久
沒看到妹妹這般的笑,也許有些事情正在醞釀發生……

祈雨祭典在柔然王和婷公主的主持下順利完成,最令人期待的是晚上的國宴。

今夜,在石頭城的宴賓廳非常熱鬧,各地來的佳賓紛紛落座,當然還有武舉的
新科狀元和榜眼,眾人在筵席上談笑不斷、氣氛熱絡,沒人注意到在幾座連著
的大理石屏風後,有三位公主正透過鑲嵌著樹石花卉的縫隙,對這些年輕新貴
們品頭論足著。

「大姊,那個在和鐵衛說話的就是雲漠青,妳瞧!人長得清俊,也沒有像鐵衛
那般糾結的肌肉,應該會是個好丈夫。」倫公主輕聲在婷公主耳旁說著。

「二姊,妳說的是哪一個呀?」愉公主很努力地想從那堆長得差不多的男人找
出未來姊夫。

「和鐵衛說話的那個人……」婷公主看得愣住了。多俊朗的一張臉啊!劍眉星
目,朗朗笑顏,並沒有習武之人慣有的霸氣,言行舉止看來十分斯文有禮,這
就是她未來的夫婿?能有這樣賞心悅目的夫婿,或許,成婚並非壞事。

就在此時,愉公主大叫一聲。這縫隙……怎麼有雙眼睛在看她?

「怎麼了?」婷公主和倫公主擔心地問。
外頭人聲嘈雜,並未注意到那聲尖叫,愉公主跳得老遠,手指著屏風,臉色蒼
白。兩個當姊姊的怕驚擾到客人,連忙把愉公主帶走,也忘了問到底是誰嚇到
愉公主…

耳尖的鐵衛聽到那聲尖叫,雲漠青的表情也微微一變,兩人的視線都往屏風的
方向看去,卻發現大理國的王子站在屏風前,嘴角還噙著笑,不明所以的兩人
互望一眼,覺得有些古怪。

「恭迎王上暨三位公主駕到。」司儀忽然大喊一聲,全場立即安靜下來。
柔然王走在前頭,三位公主的臉上繫著薄紗,儀態高貴,落落大方,她們一個
接著一個上座。

「歡迎各位來柔然參加我們一年一度的祈雨祭典,在接下來的一個月中,各位
的商隊可以在石頭城外的市集進行交易,不必經由本地商販就可以直接交易,
柔然的瓜果十分出名,請大家品嚐今年的瓜果。」柔然王笑著說。

一旁的侍女們正忙著為來賓們呈上新鮮瓜果,大家把酒言歡直到深夜,柔然王
因為身體不好,提早離席,由婷公主負責招待,只見來賓不斷向她敬酒,而她
也就一杯接著一杯的喝,愉公主才喝一杯就被扶回百合宮去,而倫公主私下吩
咐過負責為她斟酒的女侍將酒換成同色的茶,她大概是唯一清醒的人。
晚宴結束後,鐵衛敏沂拉著雲漠青留下來,陪著婷公主和倫公主回宮。

「姊姊,妳沒事吧?」倫公主看著雙頰緋紅,走路有點不穩的婷公主,有些擔
心。只見婷公主滑動腳尖,竟然當場開始跳舞,果然是醉了。

「不會喝就不要喝,何必為難自己的身體?」漠青竟然出聲了。婷公主舞步旋
轉移到漠青身旁,用手指戳戳他的胸膛。

「誰說我不會喝,我是不得不喝,你以為當王位繼承人很容易,是吧?」婷公
主不悅的搖頭,穩不住因酒醉而失去平衡的身軀,她的腳步踉蹌,不小心左腳
絆倒右腳,眼看就要親吻地面,漠青反應靈敏,迅速扶住她,她抬起頭疑惑的
看著漠青,面紗卻突然掉落,露出清麗面容,漠青愣住了。

「姊姊,妳喝得太多了,我叫玉兒扶妳回宮。」倫公主看著不太清醒的姊姊,
心裡有些鬱悶,只好放棄這次讓雲漠青與姊姊相處的機會。

當倫公主正準備進入薔薇宮時,一名侍衛氣喘吁吁地跑來。
「急報!啟稟倫公主,兵部來報,說我們的國家商隊遭到強盜打劫,所有物品
都被搶走,全隊慘遭殺害。王上和婷公主皆已休息,請倫公主定奪。」

倫公主沉思了一下,看看身旁的鐵衛和漠青,迅速做了決定。
「雲公子,麻煩你去芙蓉宮通知婷公主,我和鐵衛去兵部看看情形如何。」話
才說完,倫公主已大步邁向兵部,鐵衛和來通報的侍衛緊跟著她,雲漠青卻停
在原地,因為,倫公主沒跟他說芙蓉宮在哪……

清荷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