柔然有自己的一支國家商隊,負責到西域各地甚至是中原採購絲織品、瓷器、
中藥等用品,也會和西域各國交換情報,鞏固和各國的邦交,其功能不僅是商
業上的交流,更有強化外交的功用,況且這是一支武裝商隊,成員都是萬中選
一的佼佼者,向來在絲路通行無阻,怎麼可能會被強盜打劫,甚至有死傷的情
形出現?真叫人匪夷所思。

「兵部怎會如此安靜?」倫公主一踏入兵部就覺得奇怪,雖說大臣們都有參加
晚宴,但也不至於整個兵部通通醉倒呀!只見幾位大臣聚集在一張桌子旁,看
著桌上的地圖和探子呈上的報告,每個人都不說話,看來是陷入苦思當中。

「誰來跟我說說,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倫公主有些不滿的語氣驚醒幾位大
臣,兵部大臣起身向倫公主行禮,其他大臣也跟著照做。

「啟稟公主,這次商隊被劫事件似乎並不單純,依邊城守將所言,商隊的人死
狀詭異淒慘,連反抗都來不及就死了,根據仵作初步的檢查應該是中了某種劇
毒所致。唯一倖存的人是比商隊先進入邊城打點的商人樓凡。」兵部大臣神情
相當緊張。

「死狀淒慘?竟然有人敢打柔然國家商隊的主意,還痛下辣手殺人,這到底是
何人所為?」現在該怎麼做呢?如果姊姊在就好了,倫公主懊惱地想著。

另一方面,雲漠青施展飛簷走壁的功夫尋找芙蓉宮,他從不認為這種高貴身份
的姑娘值得接觸,嬌生慣養的溫室花朵怎會懂得人間疾苦?不過,或許出身大
漠的公主會有所不同也說不定。突然,他站在某宮殿的屋簷上,瞧見不遠處有
一片蓮花池,如此乾旱的地方居然種得出蓮花?這片池塘吸引他的注意力,他
輕盈的在屋簷上移動,一個倒掛金勾,看到匾額上寫的果然是芙蓉宮,只是,
婷公主應該已經休息了,宮內仍有些許亮光。

他縱身回到地面,正要走進芙蓉宮,有個侍女瞧見他,連忙要阻止他進去。
「這位公子,婷公主已然歇息,請回吧。」

「我有重要軍情稟告,你擔得起不通知公主的責任嗎?」漠青不理她,繼續往
大廳走,那侍女趕緊跑到內室通知婷公主。過了一會兒,婷公主走出內室,臉
色有些蒼白,但顯然清醒多了。

「方才兵部來報,說柔然的國家商隊遭到強盜打劫,所有物品都被搶走,人員
死傷慘重。倫公主已經前往兵部了解情形,請婷公主趕緊去處理。」漠青簡單
的轉述。

「走!」婷公主看了雲漠青一眼,身旁的玉兒趕緊為她披上紫貂披風,夜裡的
大漠可是很冷的!

婷公主一出現在兵部,苦思中的倫公主如獲救星般欣喜,兵部大臣行禮後,再
度說明目前的情形。婷公主想了想,迅速做了決定。

「兵部,把樓凡這個人帶回石頭城問話,商隊購買了哪些物品、打聽到哪些消
息等各項資料,兩日內我要看到報告。另外,派人去打探最近有哪些盜匪在大
漠中出沒,我要他們明白,柔然不是好欺負的。」婷公主眼神十分銳利掃視著
眼前的大臣們,大臣們紛紛低頭。

「姊姊,讓我帶薔薇侍衛去沙漠偵查!」倫公主突然提出這個主意,婷公主聽
了直皺眉,這不是擺明了給兵部難看嗎?笑兵部沒人能做這件事?妹妹衝動的
個性老是改不掉。不過,看大臣們的表情木然,顯然並不反對,她淡淡笑了。

「也罷!讓你宮內的侍衛們見見世面,樓奇,你帶著二十名大漠精兵隨侍倫公
主及二十名薔薇宮侍衛到邊城以外,百里之內,搜尋可疑人物,一有消息立刻
回報。」婷公主看著副將樓奇及妹妹,眼神中有著期許,當她轉過身看著身後
那幾位偷偷交頭接耳的大臣們,便開口道,「我說,該做事的人還留在這裡做
啥?」這句話讓兵部大臣們紛紛做鳥獸散,不敢滯留在原地。

「妹妹,陪我走走。」婷公主走出兵部,倫公主趕緊跟在旁邊,敏沂和雲漠青
跟在她們身後。

「姊姊,你酒醒得真快!」倫公主有些忐忑,她知道自己方才說話又太直了。

「那是玉兒為我準備一大壺醒酒茶,我喝了整整一壺才清醒。別把話題扯遠,
這次是我擅自決定讓妳帶兵出去,我相信妳有能力可以做到,不過,妳的個性
有時太衝動了,這讓我很不放心,所以,鐵衛,」婷公主停下腳步,敏沂連忙
上前,「我希望你能當倫公主的副手,無論情況多危險都要保護倫公主周全,
你做得到嗎?」

「鐵衛定不辱使命!」敏沂拱手作揖,表情嚴肅。

「從這裡到邊城不算遠,腳程快的話大約一天的行程,我給你們七日的時間,
七日之後不管有沒有打聽到任何消息,你們都必須回來石頭城,我暫時把這個
消息壓下來,等妳平安回來,若和強盜對上了,切記:窮寇莫追!知道嗎?」
婷公主不放心的吩咐著妹妹,倫公主乖乖點頭。

一日後,最晚聽到消息的柔然王找來婷公主問話。

「芙蓉,我聽說妳同意讓薔薇帶兵出去偵查消息,這種事情怎麼不交給兵部去
做,萬一薔薇出了事該怎麼辦?誰承擔得起這責任?」

「父王,薔薇也不是孩子了,總該讓她出去闖闖,才明白何謂天高地厚,況且
她身邊有許多人保護她,父王不必多慮,您好好靜養吧!如果沒別的事情,兒
臣先告退了。」婷公主微微行個禮,挺直著背脊,轉身離開。柔然王看著女兒
故作堅強的背影,想起同樣很會照顧人的懿王后,懿王后的溘然長逝…唉…

婷公主從延壽宮走到問政殿,一份報告正熱騰騰的躺在書桌上,婷公主迅速看
過之後,低聲吩咐玉兒幾句,玉兒默默點頭,迅速離開。

雲漠青目前暫住在悅來客棧中的上房,那是一間豪華的單人房,因為雲漠青是
武舉狀元,故可免住宿費,他現在是悅來客棧的活招牌,而且雲漠青已經確定
即將接任將軍一職,他的將軍府正在整修中,等整修完畢之後即可遷入。

「玉兒姑娘,這麼早啊!」雲漠青一開門看到玉兒有些驚訝。

「請問雲公子現在有空嗎?」玉兒行色匆匆,語氣急促,令人有些奇怪。


清荷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