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正打算去外面吃早飯了。有何急事?」

「婷公主交代我來這請雲公子進宮見她,不能明目張膽,不能驚動任何人。」
玉兒一口氣說完。

半個時辰之後,玉兒領著漠青一同進宮,去問政殿見婷公主。

婷公主在問政殿內來回踱步,那份剛出爐的報告正是婷公主煩惱的來源。

她走到椅子旁坐下,不發一語,沉默地看著眼前的報告,這份報告讓她直覺事
態並不單純。她壓根兒就覺得樓凡有問題,商隊幾十個人同時死於非命,仵作
驗屍結果確認是中毒而死,而且是品質極佳的曼陀羅,研判兇手可能是在商隊
的飲水中下毒,下如此毒手只為了奪取她的生日禮物!

此次商隊帶回來的貨品有一些是友邦國王贈予她七月底生日的禮物,像是吐番
國王大方贈與的一只寶瓶,此瓶名為轉心瓶,這瓷瓶分內外兩層,外層雕削得
玲瓏剔透,留有幾個由各色圖案紋樣鏤空的孔窗,透過孔窗,可見內層瓷瓶上
描繪的山水圖案,這內層瓷瓶的底盤,是一根可以轉動的軸心,它安裝在外層
的鏤空瓷瓶上,只要輕輕吹口氣,內層瓷瓶就會徐徐轉動,裡面的山水就栩栩
如生的出現在眼前。

柔然是西域的貨物集散地,商業發展相當興盛,柔然王向來以公平公正著稱,
因此西域各國對柔然王十分敬重。其他國家必須與柔然交好,才能在柔然進行
各項貿易活動,如今有人大膽奪走柔然的貨品,真令人匪夷所思。

問政殿內。
「雲漠青參見公主。」婷公主早已交代過玉兒直接領雲漠青進殿。

「你來得正好,兵部的報告已經出來了,但是我覺得有些地方不合常理,此事
我已吩咐不許宣揚,聽說你擅於分析,想請你幫我想想到底問題在哪?」婷公
主一邊說一邊將報告遞給雲漠青。「柔然商隊的行程早在出發前就已全盤安排
妥當,樓凡的供詞說是為了處理商隊進城事宜,既然全部的商人都死於非命,
他怎麼可能倖免,這點實在說不過去,如果兇手要滅口,應該將商隊所有的人
都殺了,怎會留樓凡一個活口?」

漠青靜靜地看著報告,仔細思考報告中的問題所在,他整理出一個大概後,便
開始分析給婷公主聽:「公主,我想了幾點,妳聽聽看對不對?第一,樓凡如
果串通賊人來奪取寶物,再自行製造不在場證明,如此一來便無人可識破其騙
局。其次,更嚴重的是,真正的樓凡其實也死了,現在的樓凡是偽裝的,若真
是如此,其背後的陰謀必定相當可怕。」

「可是奇怪的是,根據邊城的城守和幾名守衛的供詞,都證實樓凡確實比預定
時間提早入城,說是因為這次行程十分順利,比預定時間提早回來,所以要先
進城打點住宿等相關事宜。」

「沒錯,城守他們確實看到樓凡出現在邊城,但這並不表示樓凡沒有嫌疑,如
果他之前便已在飲水中下毒才離開,他仍然可以說他不在場。」

「以仵作的驗屍報告來看,全部五十四人皆死於中毒,若有一人飲水中毒,其
他人應該就不會跟著飲水,又怎會讓全部的人都因此喪命?」婷公主反問。

「因為兇手用的是曼陀羅。曼陀羅又名醉仙桃,全株有毒,以果實以及種子毒
性最大,一般在服食後沒多久就會出現症狀,最慢一個半時辰。中毒症狀的嚴
重度和劑量有關,兇手應該是個用毒高手,他調整毒性和劑量以改變毒藥發作
的時間,飲水後不會立即發作,大漠中本來就需要不斷補充水分,商隊成員都
會喝到水,兇手即可輕而易舉的滅口。」

「但是樓凡人在邊城,且他一個人也不可能搬走商隊全部的物品,應該另外有
人拿走,所以這算是裡應外合的搶劫,到底是誰收買樓凡?又為何要劫商隊,
甘冒與柔然為敵的風險?顯然樓凡沒有說實話……」婷公主陷入沉思。

她已經答應讓妹妹出去進行偵查,要是遇到可怕的敵人,妹妹能應付嗎?婷公
主很想立刻叫妹妹不要去,可是如此朝令夕改,以後有誰會聽從她的命令?她
感到十分頭疼,一陣暈眩讓她連站都站不穩,玉兒迅速出手扶住她,將她攙扶
到椅子上休息。

「欸,我現在頭疼得很,你有沒有什麼好建議?」

「首先,先調查樓凡的背景和他常接觸的人,最好是先放他回家,然後派人日
夜跟著他,看他會和哪些人碰面。其次,向倫公主說明目前情況十分危險,不
宜輕舉妄動,若倫公主仍堅持要出去偵查,無妨,只是得有高手隨行保護她。
公主覺得如何?」

「嗯,你的建議不錯,如果我請你負責調查樓凡,你願意嗎?」

「漠青當然義不容辭,幫公主分憂解勞,赴湯蹈火,在所不惜,為公主效勞是
在下的榮幸。」雲漠青的話讓婷公主聽了不禁笑出聲來,一反方才的愁容,雲
漠青這才放心,卻又突然一驚:他為何在意婷公主的喜怒哀樂?

正當他疑惑之時,有侍女跑進來:「啟稟公主,倫公主求見。」

「姊姊!」倫公主腳步匆促的進入問政殿,鐵衛敏沂跟隨在後。

「什麼事情讓妳如此匆忙?」婷公主微微皺眉,她沒想到妹妹這麼快就來找她
了,她還不確定要怎麼跟妹妹說。

「我…」倫公主看了看雲漠青,欲言又止。

「如果是跟偵查有關的事情,漠青不是外人,他已經加入調查的行列。」

「我想早點出發去偵查…」

「不行!妳準備尚未充足就想出發,無異是自尋死路。」

「可是我真的很想早點出去看看…」

「你以為我是讓妳出去玩的嗎?再說我就延後妳出發的日子。」婷公主從未以
這麼嚴厲的口氣對倫公主說話,讓倫公主真的嚇到了。

「姊姊別生氣,我…我不說就是了。」倫公主低頭略微扁嘴的說。

「妳看妳這孩子個性,叫我怎放心讓妳出去偵查?出發時間照舊,我會叫樓奇
監軍,樓常也必須隨行,我要看到妳一切準備就緒後才放行,聽到沒?」婷公
主的語氣雖然嚴厲,卻也充滿對妹妹的關心,只是倫公主不見得能體會。

「我知道了,那我先告退了。」倫公主轉身離開,敏沂與雲漠青兩人迅速交換
一個眼神後,敏沂也跟著離開了。

「公主這樣對待倫公主,會不會有點傷她的心?」雲漠青看著倫公主和敏沂的
背影說道。


清荷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