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雪一大早才睜眼就開始聽媽媽敘述外公又住院了,這次病情不樂觀,

可能會出不了院。外公已經是第三次入院,八十多歲的老叟又怎經得起病魔

一再折磨?而背了一屁股債的舅舅整天只想著如何快速生錢,要他去照顧外

公,他反而花錢去請越傭,結果越傭的薪水還是媽媽和阿姨們幫忙出的,外

公辛苦半生所買的房子,選擇和舅舅一塊住,最後卻被舅舅拿去貸款,當年

舅舅退休時的退休金和所分到的家產,轉眼間變成還不了的債,愛賭博的舅

舅賭掉了自己的家,眼看付不出貸款,銀行就要來查封房子,外公又住院,

住院的醫療費又是一筆錢,該怎麼辦?



  小雪一邊聽著媽媽的敘述,一邊趕著梳洗化妝準備上班,今天又有新案

件要處理,可能需要留下來加班,她拎著皮包和雨傘匆忙出門搭公車。

  才到公司,剛打完卡,同事怡芬就靠過來,「聽說艾琳今天就要調去海

外事業部,新來的經理似乎規矩很多,妳要小心點。」小雪點點頭,回到位

子上開始工作,才上任的經理第一天就把他們通通找去開會,討論出多項新

決策,顯然公司認為大家應該努力加班工作才會有更好的表現,新經理如怡

芬所料訂了幾項新規矩,小雪和怡芬私下交換了無奈的眼神,忙到八點多總

算可以回家,想到以後都不能像以前那樣正常上下班,小雪對著映在公車玻

璃上的自己嘆氣。



  才回到家,就看到臉色很難看的媽媽,問她怎麼了?媽媽開始罵外婆,

說今天在醫院的時候,外婆竟然說不要給外公戴氧氣罩,還說她天天禱告希

望主耶穌趕快把外公帶走,媽媽氣極了!一直說基督教讓外婆變了一個人,

竟然這樣詛咒外公,外公現在連話都沒辦法講,因為腎功能越來越差,開始

有水腫的現象,醫生也說不樂觀,媽媽和阿姨甚至已經簽署放棄急救的同意

書,不想讓外公繼續痛苦下去,但是外婆仍一直碎碎唸,認為已經沒錢了還

要負擔龐大的住院費和醫藥費,媽媽氣得大罵外婆,當初外婆重男輕女,只

把家產分給兩個舅舅,舅舅敗光家產不說,連房子都快賠掉了,完全都靠女

兒們的幫忙才能茍延殘喘至今,該來照顧的舅舅不見人影,外婆竟然還說出

這種話,真的很過分!




  看著一邊生氣一邊掉淚的媽媽,小雪遞上面紙,臉上淨是疼惜和無奈,

遇到這樣的親人又能怎樣?真要撒手不管、任他們自生自滅?狠不下心呀!

媽媽責怪著三年前表姊帶著外婆去信基督教,讓長年茹素、吃齋拜佛的外婆

改信基督,開始吃葷食、上教會,性情漸漸改變,原本跟外公的感情雖然不

是很好,但很少惡言相向,沒想到外婆會這樣說,小雪也很意外,她心裡盤

算著,要是外公過世,喪葬費用又是一筆龐大的支出,雖然幾個外孫輩的都

在上班賺錢,但都不怎麼寬裕,舅舅若是賣掉房子就可以還清債務,就算要

辦喪事也不用擔心費用,只是,外婆始終不肯放棄這棟祖厝,沒事就在那邊

搥心肝,說她歹命,兒孫不孝,也不想想今天這種局面是誰造成的?




  小雪安撫著媽媽趕快去睡,打開電視看了一會新聞,倪夏事件仍是各台

的焦點,人就算死了也不得安寧,孰是孰非已經死無對證,媒體還是一窩蜂

報導下去,想著此時在醫院病床上的外公,死亡真的是一種解脫嗎?活下來

的人還要承受多少痛苦?錢財是生不帶來、死不帶去,是非恩怨亦是如此,

只有悲哀仍一直存在著,久久不散。




創作者介紹

清荷小築

清荷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